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互联网时代下社交媒体何以成势?

发布时间:2020-09-19相关聚合阅读:何以 社交 互联网 媒体 时代 成势?

原标题:互联网时代下社交媒体何以成势?

施拉姆曾经说过如果将人类历史进程比作七分钟,那么在最后一分钟,由于媒介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,以手机为主的自媒体异军突起,逐渐改变着传统受众的信息接受习惯,成为大众主要网络社交场所和信息获取渠道。

微信是在自媒体时代传播工具的典型代表,以其对私人化、平民化、普泛化、自主化的传播者的适应而在近几年受到高度关注。作为一种社交网络平台,微信带有公共领域的特征,传播内容公开共享,人人都可查看并参与评论,开启了技术赋权、民间影像得以自我呈现的传播时代。

(一)基于社交平台的身份建构——“表演”与“装饰”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提出了“拟剧理论”,在他的《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现》一书中,深入分析了人们在社交中的表演行为。在特定的情境,不同的舞台上认识304不锈钢板到别人对我们行为的期待以及我们对他人思想、感想和行动的期待,不断根据自己身处的舞台以及交往的对象调整自己的行为。这一观点同米德的“主我-客我”理论在某些方面有相似之处,即自我是在与他人的社会互动中获得的,人们在这些社交平台上发布观点和动态,加入兴趣小组,进行意见表达等行为实际上是一个自我表露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个人的社交图像逐渐清晰,个人品牌和身份也得以构建。譬如微信上将朋友圈当作“舞台”进行“展演”,对自我进行“印象整饰”,以便获取社会资本,而社会资本正是基于社交关系下的私人资源。

然而这些产品在满足、解放我们的同时,是否也更一步弱化了我们对线下真实社交的需要,降低了对线上社交明文暗语的评价都是值得注意的事情。

(二)“电子海洛因”的诱惑——“沉迷”与“上瘾”《入迷:如何打造让人上瘾的产品》作者行为心理学家尼尔埃亚尔(Nir Eyal)对人们如何依附于社交媒体进行了概念化:“习惯是从一个触发器,一个动作,一个奖励或者一次投入开始的,经过不断连续的重复而形成的。一旦习惯形成了一些以前用来触发习惯的东西,比如推送通知、电子邮件或者提示音,就不再需要了。这些触发习惯的外部要素被替换成内部要素,这意味着使用这个产品和寻求情感需求之间形成了一种心理联系。”

无限滚动滑轮的设计者阿萨拉斯金表示,科技公司一直在对人们进行测试,以找出让他们上瘾的最佳手段,比如修改Facebook、微信的点赞按钮的颜色和形状。他说:“在你的手机屏幕背后,有上千名工程师正试图使软件最大限度地让你上瘾。

在人类把生活喧喧闹闹地赶向互联网时,人类社交的主要舞台也迁移到了网上。对比热闹的虚拟社交生活,现实中的我可能真是个假我。因而已经算不清是先有需要后被满足,还是先被“撩拨”后而沉迷。

(三)隐藏在社交背景下人际关系的维系中戏内外,从古至今,我们生活的重心就是社交。这是觥筹交错、你来我往的社交行为表面下,一直隐藏在生物基因中的秘密。从类人猿开始,人们便懂得社交的重要性,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都以群居为生。

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食物,依靠群体生存,类人猿用互相梳理毛发的方式进行社交。哪怕有一只猿猴不喜欢给别人梳理、也不喜欢被梳理,它仍需遵从整个群体的社交礼仪。

和传统时代不同的是,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社交可以脱离地域空间的限制,变得可移动化,每个人均可在微信上进行与他人的沟通与交流、工作的商谈亦或是人际关系的维系。

社交之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。“从来没有哪一刻像当下这样,对人们的社交技能有着如此高的要求,然而同时是当下这个时代,人们体验到的社会焦虑情绪呈现出逐年增长的趋势”。菲利普津巴多在《害羞与社交焦虑症:CBT治疗与社交技能训练》一书的序言中写道。